低俗电影(1)

作者:三月春鱼 阅读记录 TXT下载

《低俗电影》

作者:三月春鱼

简介:

高傲纨绔但心软攻(费时宇)×乖巧聪明但有PTSD受(陶树)

费氏集团的青年接班人费时宇,听起来名头响亮,摆出去社会名流,但暗地里的刀子躲不完,背地里的算计破不尽。

费时宇第一次见到陶树的时候,他端着廉价按摩店的木桶,一口一个“宇哥”,要给自己做足疗,这个按摩小弟处处都透露出与环境不符的背景,心眼子比天上的星星还多。

社会丛林险象环生,费时宇不得不防,他要盯着这个小狐狸。

陶树偷偷往按摩店带东西,费时宇就借机威胁。

陶树要跟自己讲条件,费时宇就得寸进尺,步步紧逼。

陶树答应了要跟费时宇睡,费时宇就…等等,他怎么就答应了跟自己睡?

再后来,他们躺上了一张床。

陶树:你不是说你是弯的吗?

费时宇:你不是说你是直的吗?

陶树伸手就摸了上去:那你现在还弯不弯?

费时宇也不落下风:那你呢,你还直不直?

你看这影片低俗,我却有一颗真心。

观察底层社会卧底拍摄导演,遇上玩世不恭集团继承人。

HE、剧情、现实向、群像

第一章 潜入滩涂

“灯红”是一家运营了快10年的按摩店。

在正规的连锁洗浴按摩中心蓬勃发展的冲击下,这么多年来,灯红依然在城市边缘的小街区屹立不倒,就是凭借着一些正规按摩店里已经取缔的“糟粕”服务,吸引着周边以及市中心躁动又不安分的人到这里来“放松”。

“灯红”的老板娘名叫孙红,是一个还有几分姿色的半老徐娘。

还没有到严寒的南方秋天,孙红已经将油光水滑的皮草裹在身上了,坐在冷气吹送的空调房里也压不住毛毛汗,几滴汗珠混着盖到脖子的脂粉流出沟壑,顺着她的皮肤下滑,消失在围着脖子的一圈油光水滑的绒毛里。

金耳环、金项链、金戒指累赘地挂满全身,明晃晃的挤压着她肥腻腻、白生生的皮肉。

陶树看着她,脑子里不合时宜地想起羊脂球。

“我们这里是要招男按摩师。”孙红抬起涂得过分厚重,已经有些苍蝇腿状的睫毛看着陶树,眼睛里透出精明的探究,“你在哪里看到我们的招工广告的呀?”

陶树知道孙红的顾虑,像这样的按摩店,打着正规经营的幌子,干着擦边球的生意,最怕的就是扫黄打非,招工的时候生怕招到便衣,或者招进能把生意捅到明面上的刺头。

“姐姐别看我面嫩,我初中读完就出来打工啦,”陶树笑眯眯的,盯着孙红的睫毛,心里为她的眼皮感到负担,明面上的谎话却说得真诚狡狯,“是玲玲姐看我到处晃着没个正经工作,可怜我,才给我介绍过来的。”

玲玲是陶树上一个月在“灯红”对面的酒吧踩点观察的时候认识的按摩小姐。

当时她在酒吧喝大了,差点儿被小混混“捡尸”,陶树看不下去,就连拖带拽的背着她,找了个招待所,开了间60块钱的标间让她睡了一宿。

玲玲第二天醒过来发现自己完好无损,半毛钱也没丢,就认定了陶树是实诚老弟,陶树编什么背景她都信,也答应介绍陶树去自己工作的“灯红”,找份“安稳正经”的工作。

玲玲当然不是真名字。

干这一行的按摩女没有谁会对别人透露自己的真名字,大家都抱着一丝对未来的侥幸,等干上几年,存了钱就上岸,收拾干净做正经生意,找个踏实本分的男人嫁了,过鸡毛蒜皮的踏实生活。

假名字好像一把锁,将这段被自己不齿的人生冠以代号,在金盆洗手的日子里奢求能将过往的种种不堪落锁封存。

孙红眼里的警惕在听到“玲玲”这个名字之后淡了几分,她咧开嘴笑起来,露出一排被香烟熏得镶了黑边的大黄牙,“哟,是熟人介绍的呀,早说呀,”孙红说着,从旁边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红塔山,打算再给自己的牙上上色。

“有按摩经验吗?”她斯斯哈哈地吸了一口烟,将雾气吐出来,瞬间被空调里送出的凉风吹满整间房。

陶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手足无措一些,两只手来回搓了几下,讪笑着说:“嗨,我这到处晃了几年,也没学什么本事,但我记性好,学得快,姐你要不安排我实习一个月?这一个月我可以不要工资的,就是……就是吃住能不能……能不能在店里?您看我这有上顿没下顿的……”

孙红被陶树拘谨讨好的样子逗笑了,夹着烟笑得前仰后合,两个金葫芦耳坠在脸颊边来回晃悠击打,烧了一段的烟灰都掉在了她面前的办公桌上。

同类小说推荐:

耽美作者主页排行榜